快捷搜索:

阳光难道你要当乞丐


李哲锋坐在轮椅上抬头看着张浩静。他没有去过一个地方。他喊道,“我安静的是什么?发誓我不是犯罪吗?难道你不能当乞丐吗?”
  张浩京知道李将军非常担心“屯门”事件。张浩静能够理解李哲峰的内心痛苦。一个无意中的小动作实际上改变了一个人的生活。张浩静也在里面道歉。他想向李哲峰解释,造成这种伤害不是他自己的意图。那时,他只想按照他的大哥的指示,要求他让他的大哥让他鞠躬并赞美他。他没想到会导致这样的后果。后来,当我看到我哥哥对李哲峰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强硬时,也消除了道歉的念头。这种道歉将永远成为内心的痛苦。张浩静轻轻地对李哲峰说:“李将军,请克制。”
  “我不会克制,我不会克制它!”李哲峰顽固地说,“我没有诅咒他死!我不想让他死!我准备好了,我想和你竞争!陈浩然,你为什么蹲着,你是一个善良的人!”李哲峰哭着喊着,泪流满面地打鼾。
  马浩宇和张浩静面对面,不知怎么待好,两人无法理解李哲峰的情绪。他们把目光转向夏明。夏明的脸很有尊严。对于陈浩然的结局,他不知道该怎么理解。他只对陈浩然的父亲的结局持怀疑态度,他无法找到证据。既然事情尚未实现,显然无法判断。但是,他理解李哲峰的心情,能够理解李哲峰心中的复杂性。有感情和仇恨;悲伤和快乐都有;既沉重又开朗。他用双手抚摸着李哲凤的肩膀,低下头。好像他正和李哲峰说话,他终于阻止了李哲峰的哭泣,稳住了自己的情绪。
  马浩宇紧紧握住夏明的手,这既感谢他及时稳定了李哲峰的情绪,也感谢他对父亲的失落感到宽慰。如果张浩静不在那里,我一定会对夏明说这是上帝的眼睛,邪恶的人最终会有所作为。马浩宇想到了这件事。他看着张浩静,传来一种蔑视。在陈浩然和张浩静之前,他觉得夏扬特别坚定。同样,夏明也继承了夏扬的禀赋,甚至超过了它。这可能是个性的力量。马浩宇在夏明的手中拿着轮椅,他想推李哲锋。虽然他并没有直接与李哲峰打交道,但他与夏明的关系与他有着天然的亲密关系。“马局长,张局长,领导告诉你去会议室!”罗辉站在管理委员会大楼右侧的大门口。
  马浩宇抱歉地对夏明和李哲峰笑了笑,然后跑进办公楼。
  两人直接走到二楼的会议室。会议室灯火通明,导演,总统,秘书,市长都在那里,省公安部门的警察前来处理此案。脸比一个人更严重,会议室里的气氛非常沉重和沮丧。马浩宇和张浩静坐在领导的对面,发现了两个空缺。
  经历过两次灾难的宜山管理委员会似乎已经死亡。管理团队的死亡,产假产假以及留下的人员在心中受到了更大的刺激。在压抑的气氛中,每个人都在为沂山避难所森林的烧毁写一张支票。经常搜索和查询陈浩然的死讯。幸运的是,在依山开园后,它展现了美丽的面纱,迎来了源源不断的游客。马浩宇有点安慰。
  马浩宇暂时主持了宜山管理委员会的工作,这看起来有点困难。并不是说他没有这种能力,而是他没有精力。他生来就是一个女人,只是为了享受,他什么时候努力工作?所以他干脆放手,让各个部门折腾自己。出乎意料的是,各方面都安然无恙,取得了不小的效果。马浩宇意识到他是通往顶端的门,他有点自以为是,他有点渴望这个位置。另一件事让马浩宇高兴。这是宜山日金津,红蜻蜓的百元钞票令人眼花缭乱。虽然只能分配少量管理费,但对宜山管理委员会的几十人来说,这是非常令人满意的。这让马浩宇有了非凡的成就感。他开始画自己的计划。
  进入马浩宇的计划的第一件事是“老怪物”。自从发现葛芝的发泄以来,马浩宇已经切断了与“老怪物”的关系,还有三五个月。然而,陈浩然的粗暴职业,让马浩宇不再敢触摸葛芝,这让马浩宇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无性生活,有点像今年的感觉。现在,心情好,自然春天和心,孤独和难以忍受。他拿起手机,拔掉了“老怪物”。
  “你为什么不在依山跳悬崖?” “老怪物”出口是一个诅咒。
  “怎么了。还生气吗?”马浩宇咧嘴一笑。
  “不生气。我把手机定为'依山鬼',你吓到了我。”另一方冷静地回答。
  “不要这样。有一天夫妇100天大,你和我三五岁。”马浩宇的内心感受早就准备好了。
  “是恩典,恩典和爱。有一个小口号,你还记得我的黄脸吗?”另一边呻吟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